您的位置:亚洲必赢 > 军事新闻 > 为何说随着众议院对总统特朗普弹劾调查的启动

为何说随着众议院对总统特朗普弹劾调查的启动

2019-10-14 18:00

问:为何说随着众议院对总统特朗普弹劾调查的启动,美国对伊朗动武的系数陡然间增大?

特朗普被弹劾调查与美国对伊朗动武,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儿,其实是有内在的必然的联系的。他们是因果关系,或叫转移关系——

如果众议院议长佩罗西发起的“猎巫行动”对特朗普确实不利,在四面楚歌万分压力下,为了扭转颓势赢得大选,特朗普总统成会铤而走险找个合适的借口对伊朗动武——以转移国内民众的视线,给自己的大选拉票,或成救命稻草;如果“猎巫行动”最终不会伤及特朗普的皮毛,那就阿弥陀佛了,在大选年到来之际,美国是不会对伊朗动武的。

事实上,特朗普总统是否对伊朗动武,完全取决于美国国内的政治斗争形势和个人的政治需要。为什么近5个月来,虽然美国重兵弹压阿曼湾,虽然伊朗再三挑衅,美国始终没有动武呢?因为特朗普在国内基本上是风平浪静,尤其是“通俄门”调查的基本终结,民主党对特朗普的威胁暂时告一段落。

但9月24日佩罗西对特朗普总统发起的弹劾调查,与之前的“狼来了”有本质的不同:

一是正值美国大选年到来之际,特朗普在最敏感的时刻打了一个最敏感的电话,说了一件最敏感的事儿,必然会引起最敏感的反弹;二是“电话门”的核心元素是前副总统拜登以及儿子小拜登,而拜登现在是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是特朗普最强劲的竞争对手。这个时候特朗普涉嫌设计“陷害”拜登,此事是否能查得清楚暂且不说,其性质还是很严重的,特朗普涉嫌踩了红线;三是此事这可能会搅乱共和党以及特朗普的大选计划,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各种不确定的因素在陡然增大。



基于以上三重理由,特朗普能束手就擒吗?特朗普能甘拜下风吗?绝不可能。因为大选连任是他第一个任期内最后一年最大的政治。一切都服务于这个政治要素,一切都得给它让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所以他会想方设法地绝地反击——找到对他大选有利的爆增点,哪怕是冒上巨大的风险也在所不惜,因为特朗普在没有别的更好的选项时,死马权当活马医!而伊朗这个猎物,早都上了美国的黑名单,就是最好的选项。对伊朗动武——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当然,如果美国对伊朗动武,并不见得就是特朗普的救命稻草,或许会让特朗普的大选变得更糟糕。因为美国有选择何时动武的主动权,但却没法确定何时能结束战争,一旦陷入战争的泥潭,比如像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那样,不但给特朗普带不来加分项,反而使得雪上加霜。所以对伊朗动武,是特朗普在万分不得已的情况下,最后孤注一掷的投机冒险行为。不成功,则成仁。

这样的判断并不准确。

虽然美国对伊朗的武力威胁一直存在,美国总统也有过因战争而获得连任的先例,比如罗斯福,但民主党发起的这次弹劾对即将到来的大选影响有限。特朗普没必要通过发动战争转移视线的方式获取连任。

佩洛西发起的弹劾,起因是“电话门”。即特朗普曾给乌克兰总统打电话,要求对拜登的儿子展开调查。拜登正是民主党热门候选人,特朗普的竞选对手。这等于让外国领导人干预美国大选,这种行为是违宪的。所以还真不是一件小事,前总统尼克松就是因为“水门事件”遭到弹劾而提前下台。看来特朗普也不能等闲视之。

然而从美国内政治格局来分析,弹劾成功的可能性并不大。虽然众议院拥有弹劾总统的权利,并且民主党占多数。具报道,众议院民主党235席中已有160人支持弹劾。但在参议院共和党却占有绝对的优势,即使众议院通过了弹劾案,能不能定罪却是由参议院来决定。当初华盛顿设计的这种制衡机制,两党以国家利益为先来引领政治正确。如今却成为两党政治内斗,相互扯皮、攻击的工具,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剧。

从美国内民意来看也不支持这种观点。调查显示,美国内只有37%的民众支持弹劾。而特朗普的支持率虽然没有当选时的高,却一直保持在40%以上。这说明支持特朗普的基本盘十分稳定。之所以如此,正是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民粹主义思想迎合了大量中下层民众的口味。所以,民主党的弹劾很可能遭遇民意的掣肘。美国同样也不缺这样的例子。当初共和党弹劾克林顿,但因当时美国经济繁荣,失业率低,人民满意度高而不了了之。况且弹劾引起的全面调查必然会让拜登卷进来,很可能对民主党的选情造成反噬,特朗普反倒坐收渔利。

其实在美国,对伊朗动武的最大阻力就是特朗普。之前特朗普紧急叫停了对伊朗的军事行动,并解雇战争狂人博尔顿。美国现在的境况也不具备对伊朗动武能力和国际环境。特朗普是爱美国的,他最清楚自己接手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美国。他非常希望连任让美国再次伟大,却不愿意发动战争让美国走向衰落。军事威胁也是特朗普施压的一种手段罢了。

美国众议院对特朗普的弹劾,不会让美国对伊朗动武的系数上升。而恰恰是相反,美国对伊朗动武的可能性会持续降低。

在特朗普被弹劾的时候,如果美国加速对伊朗动武,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特朗普被指控的问题真的是属实。狗急跳墙之下,特朗普或许会利用总统的权力,突然对伊朗发动攻击,以外部矛盾的骤增转移美国国内的视线。

不过,这样的可能性也是不成立的。因为特朗普被弹劾的理由主要有三条,其一是“通俄”,其二是贪腐,其三是长时间让联邦关门。而这三点因素,只有“通俄”这一条对特朗普具有杀伤性。另外两条根本不是什么事,参议院也过不了。但是,如果特朗普真的“通俄”的话,以俄罗斯和伊朗的关系,特朗普还会对伊朗动手吗?显然不会。

而排出了特朗普“通俄”的这种可能的话,众议院对特朗普的弹劾就起不到作用。而如此一来,特朗普的地位还是会比较稳定,但是特朗普的重心却必然转移到美国国内,转移到和民主党的竞争之中。这样,美国的对外行动,也就只要放缓了。美国对伊朗动手的可能性,也自然会随之大大降低。

所以,特朗普打击伊朗的情况,暂时根本不会出现。简单来说,如果特朗普“通俄”,那么他不可能真的对伊朗动手;而如果特朗普没有“通俄”,那么众议院对特朗普的弹劾就不会成功。所以,以目前的态势来看,美国和伊朗的关系,还是会僵持下去。双方不至于和好,但是也不可能展开军事对抗。要是美伊有必要展开军事对抗的话,也早就开打了,不用等到现在。

美国众议院已经启动了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特朗普的电话门事件让特朗普被弹劾的风险加大,特朗普为了转移国内政治斗争的矛盾,转移电话门事件在美国主流媒体的热度,特朗普为了确保竞选连任胜利,特朗普很有可能对伊朗发动武力打击。

特朗普不是职业政治家,特朗普只是个职业商人,特朗普显然对发动伊朗战争是不感兴趣的,特朗普一直迟迟不愿武力打击伊朗,是为了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选举,为了在竞选连任道路上不节外生枝,特朗普是不会发动伊朗战争的。

但现在两个突发事件让特朗普或许要改变不武力打击伊朗的想法了,一个是胡赛武装袭击沙特油田,这是对美国中东核心利益最大的侵犯,一个就是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电话门事件。

特朗普的电话门事件让特朗普是相当被动,这和上次俄罗斯干涉美国总统大选是完全不同的,俄罗斯干涉美国选举无法坐实,最后美国众院不得不放弃,但这次电话门事件是证据确凿的。

两个突发事件让特朗普选择武力打击伊朗的可能性增大,特朗普武力打击伊朗既可以转移国内政治斗争矛盾,又可以捍卫美国中东核心利益,迎合美国主流媒体的呼声,胡塞武装袭击沙特油田后,美国国内武力打击伊朗的舆论甚嚣尘上,特朗普迎合了美国鹰派,迎合了美国主流媒体,也利于特朗普给竞选连任造势。

特朗普武力打击伊朗还能得到美国军火垄断利益集团的支持和美国以色列利益集团的支持,两个突发的不利事件很有可能让特朗普转化为对自己竞选连任有利的事件,就是武力打击伊朗。

美国对伊朗动武的可能性为零,美国国会弹劾特朗普,目的在于通过沙特油田遇袭事件,在给伊朗上核高压时,让伊朗决策层相信,遭弹劾的特朗普,为了转移国内被弹劾的压力,铤而走险,真的会对伊朗实施战术核打击,从而在美国的核高压下屈服。因为今天的美国没有能力发动一场打伊朗这样国家的常规战争,战争的开始美国可以说了算,战争的过程和结束不是美国能说了算的,美国伊朗间的常规战争一旦开启,就预示着俄罗斯会满血复活,战争的结果,美国会进一步走向衰落,前面的伊拉克,阿富汗战争就是例子,如果美国真的走到非要用一场战争才能解决与伊朗之间的矛盾,战争的形式一定是战术核打击伊朗,在非常短的时间内结束战争,并让伊朗屈服。

众议院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假如能够成功的话,美国很可能会对伊朗动武,美国这么做的逻辑是,假如特朗普的支持率急速下滑,为了能够继任总统,特朗普很可能会孤注一掷,发动对伊朗的袭击。这是一种狗急跳墙的做法,也是面对民意和支持率下滑的一种反制手段。利用战争来转移视线,是阿根廷总统在马岛战争中的做法,当然其他国家的总统也做过。

特朗普谈话内容公布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并不是特别大,因为特朗普已经授权政府公布了他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谈话内容。在他和乌克兰总统的谈话中似乎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特朗普只是请求乌克兰总统协助调查拜登儿子腐败的事件,同时还会知会美国司法部调查这件事。这似乎没有任何不妥,而且还证明了普朗普非常的廉洁。这次可以说严重打了美国众议院的脸,美国众议院虽然反对特朗普不公开谈话是一种不民主的行为,是对美国法律的挑战。不过现在谈话已经公开了,民众的视线显然已经转移到了拜登儿子腐败的事情上。这可以说是让民主党措手不及,当然很多民主党人也认为这件事做得不妥,而且佩洛西这次显然是假公济私,以前美国民众呼吁调查特朗普的时候,佩洛西置若罔闻,但是民主党受到了侵害,众议院院长佩洛西反而大为恼火,这显然有些公器私用的嫌疑。

英法德三国自家打狗

英法德三国也遇见到了这种情况,就是特朗普如果支持率急速下滑,而伊朗方面不断的挑战美国,美国就很可能去打伊朗,在这种情况下英法德三国非常有自知之明,联合起来指责伊朗是袭击沙特的幕后黑手。目的就是防止美国狗急跳墙,自己先教训一下邻居,防止美国把导弹打到中东地区,最后殃及池鱼。

圣手说

有了上面的双重保障,现在美国打击伊朗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特朗普方面很好的利用了这次的事件,曝光了民主党人拜登的丑闻,可以说让共和党方面赢得了先机。很多共和党人就说,这次事件很可能会直接促成特朗普连任。现在可能这种可能性非常大,不过民主党也不是拜登一个人在选总统,现在最有竞争力的是民主党人沃伦,当然佩洛西的行为也有可能是,有意放弃拜登,支持更有竞争力的沃伦。

美国和伊朗不会轻易开战,这不是特朗普一个人的意思,也不只是白宫的意思,而是美国民众,包括军方的意思,当然也是民主党主流的意思。

所以,特朗普不打伊朗,这其实反映的是美国社会的整体态度。

美国人的态度主要是通过各种民调反映出来的。

木叔看到媒体报道的有关是否对伊朗动武的民调显示,超过50%的美国人是反对打仗的。这是特朗普不愿意动武的根本。

因为民意就是选票,特朗普不顾老百姓的态度打击伊朗,意味着选票的流失。

他迟迟不打伊朗的原因正在于此——不想以此让自己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被抨击,所以特朗普为什么一直要求和伊朗总统鲁哈尼接触,就是避免打仗影响到自己的选情。

因此,这件事和美国民主党要弹劾特朗普是两码事。

民主党人不会因为特朗普不打伊朗而对特朗普态度友好,也不会因为他打了伊朗而发动弹劾。

发动弹劾的原因在于特朗普和乌克兰总统泽林斯基2个月前的一次电话交流。有情报人员爆料,特朗普在其中向泽林斯基8次施压,让他调查拜登儿子的事情。

虽然拜登儿子可能存在不法行为,拜登在其中也可能有一些问题,但是为了大选胜利,美国总统让别国来调查自己的对手,这违反了美国相关的国家安全的法律,相当于主动要求外国介入美国大选了。

这次事件被称为“电话门”或者“乌克兰门”,一旦坐实,特朗普将面临严重的政治考验。

民主党正好趁机发动弹劾,对特朗普进行详细调查,看看其中是不是能有什么把柄被抓住,从而将其赶下台。

可见,乌克兰问题和伊朗问题没有任何必然的联系。

非要说他们有联系的话,或许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如果特朗普打伊朗,宣布国家进入类似911之后的紧急状态的话,总统权力大增,对总统的弹劾案可能会因此推迟,毕竟大敌当前,要一致对外嘛。

不过美国法律也没有明确规定遇到战争如何处理弹劾案,很可能需要最高法院来进行判决。

所以,这件事也只是理论上存在可能,并不能让特朗普万无一失。

美国众议院启动弹劾总统特朗普的调查,与伊朗并没有任何关系,这是属于美国的内部事务,与伊朗没有任何的关联。

美国对伊朗动武的可能性,目前仍然是零。况且说美国众议院启动弹劾特朗普的程序是冗长的,而且,是能够弹劾成功的可能性也是十分渺茫的。所以,特朗普仍然还是美国的总统,仍然会坚持对伊朗进行极限施压的政策,而不会因为众议院启动了对特朗普弹劾,而有任何的改变。

大家要知道,即使是在众议院,得到2/3以上的票,通过了对特朗普的弹劾决议,而在美国的参议院,在共和党占多数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再次通过2/3以上的投票的支持票,弹劾特朗普的。所以,特朗普是不可能被弹劾的。而众议院意图弹劾和启动弹劾特朗普,也只是一个闹剧而已,是不会起到真正的弹劾作用的。

而且,特朗普在美国也是有许多的铁杆儿粉丝的。因此,特朗普还很有可能在2020年继续获得连任。而以美国众议院弹劾特朗普,就认定会改变美国和伊朗的关系,甚至发动对伊朗的战争,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而对伊朗开战的可能性陡然间增加,更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个人观点,切勿上心,谢谢阅读,欢迎评论。

我看未必。特朗普美国 至上的策略不是很符合美国人的心吗,贸易保护主义的发起者,贸易战的发起人开创者特朗普先生谁也撼他不动。现在特朗普以进入深水区和迷宫谁破坏这种执序谁要负完全责任的,只有特朗普才能将伟大的美国人民引出迷宫。美国要打伊朗的最终目的只是给军火商开路,要将阿拉伯世界分化内斗从中鱼利,所以和伊朗冒然开战美国只能在各种势力交织的波斯湾以败的很惨而结束。伊朗不是好办的。

美国国会己剥夺特朗普对伊朗的开战权,您说,怎么打起来?要不,您让伊朗主动攻击美军?

本文由亚洲必赢发布于军事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何说随着众议院对总统特朗普弹劾调查的启动

关键词: 特朗普 陡然间 弹劾 动武